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所有分类

品牌专卖全部品牌

© 2005-2017 秋阳高照堂后的那座惟一幸存下来的明代石经幢依然在碧空中傲然屹立。这时我忽然看见一株枯死的老槐树直插云天,虽死犹生的样子树下石牌记有二代大槐树五个字。大槐树死了但他却不愿意倒下他仍要高高地挺立着,仍在挂念并向远方深情地张望仿佛真的看见了远离故土的乡亲们一样。枯而不倒的二代大槐树令我想起我国少数民族土尔扈特人的神树胡杨。胡杨林成片成片生长在沙漠翰海之上,生命力极为顽强根扎得深根扎得远只要活着,千年不死即使死了也千年不倒。莫非胡杨也是因为深深怀念当年迁徙到俄国额济纳河即今伏尔加河下游的部落先人吗。二代大槐树旁边另有一株大槐树枝繁叶茂冠盖如云透显出勃勃生气。看石牌标记方知是第三代大槐树。再环视四方便发现那周围竟有数不清的大小树木连成一片,蔚然大观又一色国槐,蓊蓊郁郁虽时至晚秋却依然温润吐翠生机盎然。我不禁惊叹这洪洞大槐树的神力了。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